笔趣阁 > 伏妖师 > 第一章 西凉
天人,承天之人。
  云烟深处,坍塌的大殿在火中焚烧殆尽。浓浓的烟气飘散开,又在这方天地中汇聚。玉石炼制的台阶上血迹斑斑,风吹过大殿,斜挂着的金匾砸在了火中,天行宫三字就此埋葬在大火里。
  通体温润如玉,四足如柱的恒玉龟踏在这残破的大地上。
  一步千里,只一步便是千里!
  龟背上的少年咳着血,仰望着昏暗的天空,一滴雨打在他的脸上,“老三!你自己走吧!不用管我!”
  少年抚着龟背,那坚硬的龟壳上已有裂纹,顺着一个方向还在延伸。刚刚那一箭真的大太强了,那怕这龟壳如铁木一样坚硬也挡不住。
  “我灵根枯死,已经是废人。”叶凉苦笑着,谁曾想过开天三人之一的天痕子会这般狼狈。
  取下腰间挂着的九块玉牌,冰冷的玉牌上刻画着九头妖兽,其中便有恒玉龟。咬破手指,以血为墨在玉牌上书写着,“影!玲!慧!”
  轻咳着,嘴角的血迹还未干便又添了几笔。
  随着叶凉念完九个字,九块玉牌应声而碎。恒玉龟突然停下了步子,仰起头朝天而鸣。
  “不用送我了!你自己快点离开!”
  对一个伏妖师而言最重要的便是妖,没有了妖的孕养便无法让灵根生长,自然也不会有那通天的法。
  叶凉解了妖契,还了九妖的自由。没有了妖力孕养的他顿时苍老,一头黑发斑白。
  “走!”
  没有理会叶凉,恒玉龟依旧驮着他,前方涛声不断。玄天海!那就是叶凉要去的地方!
  一道金光破开云海,带着破空声射向叶凉。
  叶凉认识这支箭!
  与其说是箭不如说是一根金色的羽毛。
  燃着金色火焰的金羽破空而行,恒玉龟感受到了那道逼近的气息,龟壳顺着纹路亮起白色的光芒,一道光幕挡在了叶凉的身后。
  金羽射在光幕上,剧烈的冲击将叶凉掀翻在了地上。
  漫天金光驱散了光幕,一位少年从金光铺出的大道中走了下来。
  射出的金羽被少年收回插在了自己的脑后,“天痕子,好久不见了。”
  金乌!妖族九帝之一,为了攻入天门九族结成了同盟。
  “应该有千年了!”
  “你真的老了!已经一万年了!一万年,我终于踏上了这片大地!”金乌看着喘息的叶凉,“不想说些什么吗?”
  “都快死了,有何好说的?”
  “也是!”金乌随即抬起手,一轮圆月在他手心旋转。
  挥手,银月压向叶凉。
  一个背影出现在叶凉的身前,强壮的双臂暴起青筋,将那一轮银月硬生生的顶了回去,“老四带先生走!”
  银铃声在叶凉耳边响起,少女光着的脚丫踩在地上,拎起叶凉便飘身离开。
  悬崖上,少女看着折叠着拍上岸的海水,“先生,走好!”
  将叶凉抛入海中,没有溅起浪花。石沉大海,就此消失。
  天辰上国,西凉这片古地群山重叠。
  晨阳于东方露了半个脸,薄雾笼着山峰,山涧中的水流声在林子里回荡。
  岩石缝隙中,一株青绿色的草刚刚开了朵白色的花,花瓣上还沾着露水。老人将其小心的拔起,根须没有丝毫断裂,“白瑛草,石缝里都能生长,少见了。”
  移开步子,脚尖触碰到草丛,白嫩的小手从其中伸了出来,老人见了急忙拨开杂草,一个婴儿正躺在草中。
  白净的婴儿没有哭闹,只是盯着老人,灵动的双眼印着老人的模样,“被人遗弃的吗?”
  抱起婴儿,“老头无能,你这般小,没个奶水怎么办?”
  巨石堆砌成的高墙围成一圈,干涸的血迹泛着黑光。
  “这么小的孩子是要吃奶水的!”
  老人听着部落里一帮女人叨叨着,他一个活了九十载的人这些当然知道,可他是个男人,难不成能挤出奶来?
  看着怀中的婴儿,不哭不闹都一天了,是个哑巴?
  “你这么抱不对!他会难受的!”
  老人是觉得别扭,可是换了几个姿势也没弄明白,“聒噪!一帮子妇人!”
  “哈哈!”女人们笑了起来,这个老医师一向客客气气,今个却爆粗口了。
  “我家男人昨天抓了只白皮的狼,还有奶!”
  “你想要他命吗?兽奶就是十岁的小孩都受不了!”
  “我这不是给个建议嘛!”
  婴儿在老人的怀里熟睡,任由一旁的女人们吵闹,“那白皮的狼在那?”
  “我家里!”
  木轩氏,西凉中的一个部族。在西凉这片充满神话的土地上生活着无数像木轩氏一样的部族,依靠猎杀山脉中的野兽生存。
  小的部族会依附在大的部族身边寻求庇护,西凉古地不仅养着成千上万的部族,还孕养了一群嗜血的妖族。
  万物为灵,化开灵智即为妖。
  妖灵吞噬血精用以修习,人族被妖族视为灵物不断被屠杀,自此人族走上与妖族的抗争之路。人族在和妖灵的对抗中逐渐掌握了对抗的方法,伏妖师就此出现。
  捕获妖灵,强行与其签订妖契。妖契是一种主仆契约,人是主、妖是仆。如果妖灵弑主,主人死亡妖灵也无法存活。
  和妖灵签订妖契后,伏妖师可以接受妖灵妖力的孕养,体内的灵根便可以生长,生长到一定程度时便可以修习法。
  强大的伏妖师可以破开界门前往长生的天界,只是天界一直都传说,几千年来也未见过有人破界飞升。
  老人搅拌着兽奶,药草在他手心中揉捏着,绿色的汁液落入瓦罐里。兽奶中蕴含着妖力,没有签订妖契的人是无法承受的,老人用几种药液缓和了这种妖力,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这要是哪家姑娘生产也好,给你讨口奶吃,说不定还能拐个媳妇回来!”说笑着的老人将兽奶抱在怀里用骨制的勺子一点点喂着他。
  扑闪着灵动的双眼,叶凉感受着舌尖上那淡淡的苦涩。
  兽奶不一定好喝,却能填一下肚子,毕竟活着才是最重的。死过一次的叶凉深刻的明白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能够再活一次,他该如何?

Ps:书友们,我是水墨,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