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努力的武神 > 第一章序幕
张飞大喝曰:俺!爷爷张飞字益德,乃一代武神,统领三军从无败绩,何人闯关,速报上名来。
  嘉鹏曰:小的破晓嘉鹏,奉天命前来讨教一二,不知有些话当讲不当讲!
  张飞对曰:何方小卒敢冒天命而来,信不信爷爷今日用手上的长矛杀碎尔等匹夫,须不知兵家重地,不容走卒进入。
  嘉鹏曰: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小的破晓嘉鹏却知军中规矩,可也无心破坏,也保证不再犯,但想问这仁德,礼让之说可否告知一二。素闻刘玄德大哥仁义治理天下,广交各路英雄豪杰,其美名早以传遍天下,区区在下难道将军不能指点一番。
  张飞大喝曰:大胆小卒!如此奉承俺大哥,是何居心,今日不说个明白便滚蛋,可别说爷爷不指点尔等小辈仁义美德!
  嘉鹏对曰:能说上三句话尚且没出手,鲁莽杀人,也还算谦让有礼。兄弟破晓嘉鹏,今日也带了一口刀,如大哥接的下兄弟三刀,狂战千浪斩,他日必成大器,尚有一丝赢取天下的可能在仁德之上,还望大哥笑纳。
  张飞大喝对曰:邪门的很,能孤身行来营地,尚无一兵一卒跟随,确实有口出狂言的本事,如此说来尔等是来讨教武技,皮痒痒!并随手拿出腰间酒壶,顺势便狂饮一口,等待来人答曰。或许命中有此一劫,益德心中突起莫名苦涩,于是难受之下提壶便喝。
  破晓嘉鹏曰:今日之战事关重大,古人云大丈夫,有可为有可不为!一来:光明磊落之事尚可多干,二来:酗酒之事却干不得!不然大哥接不下兄弟第一刀,战字诀!一边口出善言;一边便缓慢从腰间抽出弯刀,用力插于黄土之下,其力道惊人竟让弯刀入土三分而不倒,直立于张飞眼前。
  张飞大喝曰:如此做法,尔等小辈是看不起爷爷了,丢掉酒壶紧握丈八蛇矛,一跺脚矛杆向下使力,顿时罡气四起,插于黄土之上虽无尖锐入土,却气势惊人。
  如此气概真乃威猛,破晓嘉鹏见状大笑曰:大哥豪气!今日吾等便用弯刀前来讨教一番,请笑纳!顺势拔出弯刀,都是豪迈的男人不在过多言语,提刀双手紧握弯刀,便高高跃起三丈之高从天而下,一刀天罡刀气划出破空之啸,如猛虎下山一般斩向张飞!
  此时乃营地岗哨前端,随处可见卫兵把守,众将闻言方才对话知晓有人前来闯关,早便按耐不住也便把弓箭,大刀一并拿出对准来人,准备随时取了此人性命。
  相隔不过八丈之遥,眼见来人气势迅猛,又快又狠,顿时豪气高涨,张飞大喝曰:都退下!让俺张飞的丈八蛇矛,来会会这小兄弟的刀法,也是艺高人胆大,瞧见嘉鹏手持短兵,飞身而下,张飞又自顾大笑道:如此短兵直不直,弯不弯,来者是客!爷爷便让尔等这第一刀,本是武道悍将言出必行,双手紧握丈八蛇矛举过额头,张飞又一声大喝,爷爷挡!本身乃黑脸大胡子,此刻又是酒气冲天,这一声大喝真如阎王判官,厉声随行,破人心脉。
  却见来者破晓嘉鹏,不惊不怒,依然战意高涨,双手紧握弯刀,端正直立顺势下斩,瞬间只见刀身垂落,直劈丈八蛇矛之上。这一斩力道之大,刀矛交锋顿时火花四溅,只听见铛的一声脆响,两人正式走过第一招。也不知如此之大的反弹力道,是否能让两人手臂难以发力。却见张飞稳稳接住此刀后压住力道,便使出蛮力扭转矛头,想给予来人颜色。
  来者是客,才能轻松刀矛相拼之后落地站稳脚跟,破晓嘉鹏依然双手握刀对拼与丈八蛇矛,喜形于色面部大笑曰:兄弟知晓大哥手下留情,今日也便献丑了!
  不等张飞答曰!破晓嘉鹏迅速变招,刀法如重叠虚影般,每一刀快如闪电,连发数刀。如此时有人细数,便会发觉这一阵出刀,破晓嘉鹏连发七刀,刀刀强而有力,皆可毙命却不斩人要害与身体,只追砍丈八蛇矛不放。
  这一点张飞却身有感触,这刀劲之大到压不住他,可胜在太快太猛,冷不防让其以可近身相博,吃了托大的明亏,好在来人无心伤他,只与其过招。然之刚想变招的路数顿时全被封死,连随刀落格挡数刀,憋屈之下刚烈个性让其大吼道:爷爷受不得这礼数了,破!蛇矛横扫,所向披靡,使出全身蛮力顿时便震开弯刀,一击丈八蛇矛横扫,扭转乾坤,便想划破来人胸甲!本是蛮人武者,张飞以站到武极天道门槛之上,所以根本留手不住。
  知晓张飞个性便是如此,破晓嘉鹏一个低头侧向倒地驴打滚,躲过丈八蛇矛之威风。
  知晓来者是客,发觉方才忘记留手,让其客人驴打滚,张飞收回丈八蛇矛原地不动大笑曰:尔等刀法太过诡异,其刀速之快之猛俺平生少见,今日便算是平手,尔等兄弟是否满意!
  缓缓站起身,拍拍身上尘土,破晓嘉鹏无言以待唯有叹曰:大哥实在神勇,兄弟自愧不如,尚还有一招狂字诀没出,但也罢了!不过兄弟还要一事相告,这天下之大不知汝可有法子,挡住兄弟的快刀,吾这口刀可不长眼,任何时候便能要了大哥的性命。
  张飞大喝曰:来者何人,如此胡搅蛮惨,可是看不起爷爷,信不信爷爷,不让其近身便可诛杀尔等,岂会有方才那番举措!
  破晓嘉鹏叹曰:大哥教训的是!兄弟有一法子告诫大哥,不知当讲不当讲!
  闻言皱眉张飞对曰:兄弟有话但讲无妨!俺张飞洗耳恭听。
  破晓嘉鹏笑曰:身穿金甲不破,唯有千缝百遍;仁义待人,便可美名传四方;手握长矛勇往直前,必能无往不破。大哥定要牢记兄弟这三句话!他日如有难处,大可传信塞外,吾等破晓家族。
  闻言张飞笑曰:四海皆兄弟,尔等脾性对俺张飞的脾气,今日兄弟不要走,俺带汝去见哥哥!定要封汝个大将军当当。
  破晓嘉鹏笑曰:该说的都以说也!这招也过罢,吾等顺从天命而来,来日方长,日后定会有缘相见!此时却不便久留,这便告辞!大哥这一路征战,可得谨记兄弟劝告。
  张飞大喝曰:兄弟到底来之何方,今日之别可曾有再次相聚之日,冥冥之中张飞发觉一切来得太过玄幻,或许乃酒后梦幻,只不过都是梦境而已。
  大步向前继续直行,破晓嘉鹏漠然回首,淡然轻曰:吾等与大哥虽然不在同一时空出生,却是兄弟,真正的兄弟。或许黄粱美梦之后大哥便能知晓,空间也不过只是一阵风划破的岁月,经不起曾经咱哥俩的感伤与值得回忆的辉煌,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芝麻开门!吾弟走也!也不知这句咒语有何之用,只见前处山洞突然开启一道大门,破晓嘉鹏迅速继续迈步向前,奔跑入洞内!
  恐防有诈!这营地之外竟然出暗道机关,一阵大吼前哨将领大喝曰:拿下此人,迅速全营搜捕此处可疑机关暗门!
  一头雾水!听闻前哨将领爆喝:张飞顿时幡然大悟,此人最后一番话,让其二话摸不着头脑,楞是被将领一语道破后随即大喝曰:找!全都与爷爷一起把这小子找出来,押到哥哥那里问个明白,俺张飞何时能有如此偷鸡摸狗,鬼鬼祟祟之兄弟。
  毋需张飞多讲,众将奔袭赶往前处大山追捕,连声大喝站住!却见来人以不见踪影,但暗门依然开启,无暇停顿众将连同张飞奔袭入内,其洞内一片阴暗,唯有洞口尚能直视不足数丈光阴。此时嘉鹏心生不忍,便于洞内暗道内高喊道:大哥莫追,兄弟是在告知大哥,这刘家皇室衰落但皇陵健在,随处尚有密道通行,此处虽不是兵家险要之地,却可探清大军动态,今日兄弟也便告知大哥此地之暗门,稍后大哥准备周详之后,相告先生诸葛孔明及其玄德主公,便可驻守襄阳之用,稳定其城防不破。
  闻言张飞对曰:大胆狂徒如此隐秘之地,竟然不如实相,告且慢走小子,今日定要与汝战个痛快。
  洞内封闭回声甚大!这一大喝顿时喊声四起,却听见另一陌生腔调小声于耳边,回应道身边站立大哥:嘉鹏大哥快走,飞哥之任务暂且完成,此行只不过得让武神归位,重拾往事辉煌,咱们得迅速赶回塞外,天若有神明咱们方可再来,不然命数碰不得,历史不可有变!岁月空间会毁灭咱兄弟二人其意识,让咱们去不得回不得!
  嘉鹏曰:不可说,不可多说!快走先回塞外,咱们得找到嘉鹏号升上去,此行太过凶险,破坏空间与历史这事不好干,这任务做不好。回航后在想办法!
  魈鹏晓对曰:言之有理!前方远处石门,便是暗道入口,走入便可逃脱!
  嘉鹏曰:你可别记错鹏晓,雷达打开没!
  魈鹏晓于嘉鹏耳边对曰:错不了!都以定位!我独自来回行走数回,早便确定方位,还把夏今韬这厮!送进刘备大军卧底,想必其身手,将来混成千夫长不是难事,那时咱们在回来看上面如何说法!这事便好办的多!
  嘉鹏轻曰:这厮有失心疯,剑法是还不错,万一又死翘翘,怎么办鹏晓!
  魈鹏晓轻叹曰:哪死的了!咱们都是混沌乘宇宙战争号回来的杀手,只怕命数绞杀,哪会怕刀枪棍棒,你看我要是点开炮历史没了!咱们肯定先没,即死不了人!也破坏不了空间与历史,我便说这用风撕裂空间不是个事,搞不好把战船与命都玩没了,还要每天装神弄鬼,也不是知上峰让不让装下去,不装咱们还得混进军营找口回忆饭吃,说不定能找到启恒的路径,这也算的上功德一件!有点数的可以找未知交换,对了这句叫什么来着,大脑袋记起来了叫与时同进,用命换来。
  嘉鹏叹曰:快去引路大脑袋,前方大概多少距离能出去,别把撤退也搞砸了!还有失心疯留话没!
  魈鹏晓轻曰:没!他就说了句无能为力,无力回天,他得找到路径飞出升天!前方大概二里路的样子,你跟着慢慢走我这便开路。
  大约一炷香的功夫,一边继续大步向前,魈鹏晓便又一边叹曰:哎!这张飞其实酒醒与不醒大概一个熊样,还是一声爆喝震天下,手握长矛勇往直前。他就会这两招,呼唤其武神意识苏醒,也还是这两招,不知道叫醒了干甚。
  跟随其后嘉鹏对曰:懂什么熊瞎子,这天下三国战记其意义深远,足足影响历史几千年,刘皇叔看似没赢天下却美名传于后世,而司马懿确实赢了天下,却一直以来默默无闻!你可知其中道理!
  两人一边走一边交谈,这魈鹏晓又一声叹曰:赢了什么便是什么,很简单的道理。你这嘉鹏道行不行!其实司马懿,也还算做人低调,所以只能默默无闻,你懂什么熊大?成大事者但凡都能隐忍,这老司马也足足憋屈50多年方才出头,这便足见其做人低调沉稳。
  嘉鹏轻曰:无稽之谈,幼稚之见!英雄便是英雄都可效仿,帝王便是帝王只能敬畏,膜拜!大家谁都不愿多说而已,两者不可相提并论,但美名却可传英雄,在现代大家需要武神守关,却不敢让其帝王重生,每一战杀戮太重,得议会通过方才能再起风云,说了尔等也不懂!不然为什么要用风撕开空间,找到昔日之路径,寻得启恒坐标。
  魈鹏晓轻曰:大哥所言甚是,与我说的是一个理,而这说也好,谈也罢只能是正确的,反之总不能胡说八道,只不过错话说不得而已,你以为大脑袋不懂,如果他日遇见了老司马领兵,咱们可得绕道走,这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实在憋屈。
  嘉鹏轻曰:怕什么!遇见了老司马,让失心疯去骑马冲锋,咱们继续装神弄鬼。他家有血脉传承在营地里,打起来还是一样的历史,赢不了!也得英雄一番,便就不枉此行。
  魈鹏晓轻曰:大哥!言之有理,记得你俩一起打赢后,别在三国里泡妞,坏了修行如何继续启恒之路,这里面穿越的美女可不少,娃娃大姐头徐椒晓,肯定先到一步!咱们可别中招,又要带包袱回嘉鹏号。
  嘉鹏轻曰:废话她那劣质的办法回来,只怕回不去,得死回去,管得着吗你这熊瞎子!对了找到羌星的位置没有,这厮可是泡妞高手,带着大姐头飞回来,只怕又会玩的不亦乐乎!
  魈鹏晓轻曰:这厮可不好找,有主控战争号盯着,只能碰机缘寻得,不过根据上峰的数据统计,这三国里,咱们一路人一共来有7个,一人身在其中,主控忙的不亦乐乎,卜封自然不会下战船;而我们三人有二位大哥加上狗熊瞎子,在便是羌星与大姐头徐椒晓,最后一位肯定也不会下船,便是上峰仔浪。咱们刚好七星回航,都在寻得启恒坐标。
  嘉鹏轻曰:此事乃吾弟航行趣事,不足以说服为兄,依我之见这坐看三国还得从头来过,不知熊瞎子有何高见!
  魈鹏晓轻曰:下一关张飞耒阳县凤雏理事,功成之后必将大醉,到时你大可从天而降,继续装神弄鬼,大谈飞哥儿时趣事,切记只可说传言,不可实话实说!
  嘉鹏轻曰:从何说起熊瞎子,又有何儿时趣事值得道来!
  魈鹏晓对曰:这一点趣事为兄便不知了吧!换句话说,飞哥臂力从何而来,为何如此神勇,又不知了吧!不过吾弟也是道听途说,不可当真,这三国中没有记载,我也是从大珠蓝阿姨嘴里听来的家常话,所以说!不可实话实说!
  嘉鹏轻曰:言之有理!那熊瞎子这话该如何说起,为兄也在洗耳恭听!
  魈鹏晓轻曰:飞哥那臂力乃杀猪所练就而成,这一点众所周知,可其生母却无记载,反正都来道听途说,不可当真!据传说张飞其一生所学,也大多乃至家传,这战魂武道心法便是根本。如你我一样,砍柴百炼成钢而成,不过他是砍猪头这点不大一样!话说当年幽州涿县的某处大森林里出现了,一条巨大无比的蟒蛇精,张飞知道后,孤身一人进入大森林,为民除害。在同蟒蛇精一番搏斗之后终于将之杀死,但是当张飞扛着蟒蛇精的尸体出了大森林之后,才发现自己所扛的原来不是什么蟒蛇精,而是一把奇怪的兵器,而这兵器,便是日后闻名天下的丈八蛇矛。
  嘉鹏轻曰:废话!都是有资料记载的,世人皆知,他自己岂会不知,熊瞎子不是想要我再次,教会他如何打造蛇矛吧!
  魈鹏晓轻曰:为兄所言甚是,可你只知其一;却不知其二吧!据传说,飞哥生母管教甚严,每日都与飞哥对练臂力,可有一天当飞哥打赢了生母之后,便在森林中赢得了这杆长矛,然后家母便含笑升天,而且但凡名将都能打造神兵,反正这三国里肯定是老司马赢天下,只能美名传于后世,不如你大谈英雄美名之辉煌,宣扬其武神战魂强悍之根本,让其神兵传说,流芳百世,也不失为妙招,吾弟觉得此招能行,定是上策。
  嘉鹏轻曰:狗熊瞎子又在胡说八道,这大蛇与张飞的生母怎可相提并论,不过让这武神打造神兵,流传后世,到是可行之策。
  魈鹏晓轻曰:大哥想多了!汝没听过龙蛇本是同根生,不是龙便是蛇,又怎能区分的清。只能说成长有一个升华的过程,大家正邪之路各有所取,这便是关键!而且咱们此行目的甚多,二位大哥宿命之战不可分开,却又不分胜负,只能回到起点在做计较,除了我们一行七星回航,另一股邪恶势力,三大头老三:君不悔,老二:达研瑟,老大:迪马斡龙与一杜邪女:齐辣绮也都到了,正邪至古不两立,大家也都在原点,定会有另一番计较。这胜负难料之行,还得看羌星此军中谋士之舍取,其过程定是命数坎坷,变化无常,大哥如果回一趟,找不到启恒坐标,你我又将何去何从啊!大哥!言尽如此魈鹏晓心生悲切,对前途一片迷茫!
  嘉鹏轻曰:熊瞎子乱操心,吉人只有天相,距离暗门以不足一里地,加速快跑,咱们也该即刻回航。知晓多说无用,破晓嘉鹏率先起跑,独自大步向前。
  魈鹏晓泪眼婆娑,漫步于后轻曰:阁下勿跑,且慢行!兄弟有诗曰:看世间情为何物,却叫人生死相许,大丈夫不可无情,待定此生此世结。大哥前三生无缘,皆莽撞,无头有尾,且莫跑。快看飞哥持矛以追上前,好事多磨叹前尘。常年道,武定国,文安邦,熊有一计,斩斡龙,诛研瑟,求不悔,救其娘,咱哥俩与三位刘氏兄长同行,誓诛尽天下邪魔,还我族昔日辉煌!诗名:誓行。

Ps:书友们,我是风痕之星,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