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赤之匣 > 第七十二章 下 聚集

  睁开眼睛,映入眼中的是微微有些刺眼的月光和斑驳的树影,马正在附近悠闲地吃着草。
  最后的记忆停留在将卫兵甩开以后,实在太困了,于是在马背上稍微眯了一会眼。但现在正躺着的地方,似乎是一片还算隐蔽的树林,到底是自己朦朦胧胧中驾着马,还是马自己跑到这里来的,琴已经完全想不起来了。
  总之,感觉精神了许多。
  “滴——滴——”
  当终于意识到叫醒自己的是口袋里的通话器是,琴慌忙掏出了它,按下了按钮。
  “琴、琴?”
  通话器里传来的令人讨厌的声音,突然感觉格外亲切。
  “是我,小艾。”
  上一次互相以名字称呼大概是几年前了,总之能回忆起来的记忆中,小艾永远称呼自己为“狐狸精”,而自己对小艾的称呼则是“暴力女”。
  “太好了,你还活着。”小艾明显地松了一口气,“你那边怎么样,什么情况了?”
  琴沉默了,她实在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
  “琴,说话啊!”
  “小艾……”
  “没事,你快说,没时间磨蹭了,我还要去找赤。”
  “赤怎么了?你们那边什么情况?”
  “我们遭到了骑士团的袭击,现在算在我在内,还剩十个人。”
  琴呆住了,通话器差点在手上滑落。
  雇佣兵协会的所有精锐,还剩十个人?
  “琴,现在到你了,你那边什么情况?”
  “协会没了,酒叔死了。”
  沉默。
  伴随着通话器因为魔力信号不好而发出恼人的“沙沙”声的沉默。
  “然后呢?”
  小艾的声音在颤抖,掩饰不住的颤抖。
  “我把小吃托付给了屠龙者,逃了出来。”
  “屠龙者?难道不是他杀的酒叔叔吗?”
  “不……”
  “那是谁?”
  琴抿紧了嘴唇,心里不断地掂量着那个答案。
  “回答我,琴,回答我。”
  小艾的声音里,恨意与愤怒都十分单纯。
  这样啊,她完全不知道山的事情啊。
  “你们在哪里,我去找你们。”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琴?”
  “等我见到你以后,再亲口告诉你,暴力女。”
  “有什么不能告诉我的理由吗?”
  “闭嘴,乖乖地把位置告诉我。”
  “好,狐狸精,我等着你过来。我们的位置是……”
  琴听着小艾的描述,在地图上勾出了目的地。
  “对了,琴,铃不在我的身边。”
  “没事,如果她想躲,就是赤也找不到她。她肯定没事的,你先照顾好自己吧。”
  似乎是在安慰小艾,似乎是在安慰自己。
  铃的隐匿很强,强到连琴也不如她,但说到底,她还是只是一个爱看漫画的小鬼而已。
  应该,不,肯定没事的。
  将地图收了起来以后,琴决定不再多想,还是先和小艾会合再说吧。
  在启程前的最后,怀着小小的希望,她按下了通话器的按钮,试图联系那个一直没有消息的家伙。
  和之前一样,没有任何回应,他宛如消失了一般。
  有些失望地收起了通话器,琴向着目的地前进了。
  边界森林,山洞前。
  赤挥舞手中的巨剑,斩在了巨大的冰锥上,两者同时化成了碎片。
  和迄今为止交手过的所有魔法师都不同,赤第一次见到能和血雾拼到不相上下的魔力,甚至还能凭借着那股强大的冰冻能力来限制血雾的扩展。
  但这其实并不是赤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在于血雾的本身。
  没有了酒,它已经失去了束缚,尚不熟悉它的赤根本没办法完全控制它。
  每一次调动它的力量,疯狂而愤怒的感觉总是会莫名的出现,冲击着赤的理智。就在刚才将那个士兵的头整个咬下来的时候,赤已经陷入了失控的边缘,所剩无几的心智被滔天血海疯狂侵蚀,感觉随时都有可能失去身为人最后的部分,如果不是及时将血雾放出了一部分,恐怕赤现在已经完全失去意识了。
  赤一边面对着魔导师源源不断的攻势,一边抵挡着血雾的精神冲击,自然落入了下风。
  魔导师皱着眉头,看着正在努力抵挡的赤。她察觉到了赤的不对劲,也明白他正在和除自己之外的东西战斗。
  但是这是任务,不是光明正大的战斗。
  她微微的减缓了攻势,将它调整到刚刚可以限制住赤的行动,自己又可以随时作出反应的状态。
  “抱歉,酒的儿子,我会尽快解决的。”
  她扩散出自己的魔力,顺着早就计算好的路线,找到了之前准备好的魔法阵。
  美丽但带着狂野的回路,一个个巧妙的魔力节点,每次触摸它,魔导师都会有种心动的感觉。
  毕竟这是酒亲手交给她的。
  “如果有一天,我失去了理智,要毁灭你们的世界,就用这个法阵阻止我吧。”
  她忘不了那天分别时,酒脸上的苦涩笑容,温柔而痛苦的眼神让她的心不住地颤抖。
  “等抓住赤以后,我一定要向国王问清楚事实。”
  她不相信酒会背叛国家,因为他根本没有那么远大的抱负,他只是一个生活在不幸中,想要普通而平凡的活下去的中年颓废男人而已。
  收起了杂念,她完成了散落在各个地方的法阵的最后一笔。
  法阵散发出银色的耀眼的光辉,一个接一个地亮了起来,映的天空也有些发白。
  赤很明显的意识到大事不妙,开始更加疯狂地攻击。但他调动的力量越多,那种想要撕碎一切,毁灭一切的欲望就越强。
  “嗦啦啦!”
  随着清脆的声响,一根银色的锁链从树林里飞了出来,径直地飞向了赤。
  赤咆哮着,斩断了那根锁链,但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它又恢复了原状,再次不依不挠的冲了上来。
  第二根,第三根,第四根……无数根锁链从树林里出现,四面八方的袭向赤,斩断,再生,斩断,再生,就这么重复着这个过程。
  赤明白,只要有一个疏忽,被第一根锁链缠住,就一定会蜂拥而上的其他锁链捆成一团。
  这些锁链的魔力属性不是魔导师的冰属性,也就是说,是法阵吗?
  视线迅速地搜索着,他很快就放弃了破坏法阵的想法。
  那么剩下的,只有攻击魔导师这一条路了。
  露出了有些狰狞的笑容,赤最后一次调整了呼吸。
  只有孤注一掷了。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