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真武霸帝 > 第五十九章 找死的是你们
“嘶……”
  
  全场为之倒抽冷气,难以置信,楚牧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居然还敢这样做!
  
  那可是一位王道强者,楚牧竟然敢如此不留情面的得罪。
  
  随着刘欢清、孟福龙的死亡,很多南华弟子都是心中咯噔一下,意识到南华宗已经大祸临头了。
  
  “楚牧,你怎么可以……”
  
  吴天琪也没想到楚牧会这样做,都不跟他商量一下,就斩杀了两人,行事实在太过雷厉风行。
  
  人群中,南宫汐月花容大变,目光复杂的看着楚牧,俏脸煞白。
  
  “楚牧,方老太君在此,你竟然还敢行凶。你这分明就是不将方老太君放在眼中!”
  
  “欺师灭祖,戕害同门!楚牧,南华宗交到你的手上,真是活该今日遭逢大难。”
  
  事出突然,周梦吉和萧万楼顿时抓住了机会,连声指责楚牧。
  
  两人身后,天玄宗、化血宗的长老弟子也是激烈的议论,都对楚牧的做法表示极度不满。
  
  “这是南华宗内部事务,还轮不到你们这些外人前来指摘!”
  
  楚牧没有理会周梦吉和萧万楼,而是目光毫不畏惧的看向了方老太君。
  
  他就算境界不如对方,气势也丝毫不馁,有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
  
  可南华宗众弟子,却不能像他这样淡定。
  
  楚牧连斩三位长老,已让南华宗元气大伤。
  
  现在的南华宗,应付天玄宗或者化血宗都显不足,就更不要说华阳城第一望族的王道强者了。
  
  很多人因此而两股战战,大气都不敢多出一下了。
  
  “楚牧,你找死!!”
  
  方老太君勃然大怒,一声厉叱,手中龙头拐杖已是朝着楚牧碾压而去。
  
  王道强者,高高在上,岂容一个十八岁的毛头小子在面前为所欲为?
  
  “老太君息怒,楚牧年幼无知,还望老太君原谅他这一次!”
  
  吴天琪挡在了楚牧的前方,可他仅有洞天七重修为,与方老太君比起来,相差甚远。
  
  龙头拐杖一击落在了吴天琪的肩膀之上,顿时将他一条手臂打成脱臼,更让他一口鲜血喷出,控制不住的朝后连退。
  
  关键时刻,楚牧及时出手,稳住了后退的吴天琪,将一股真武之力送入他体内,帮他稳住伤势。
  
  “老妖婆,今日找死的是你们!”
  
  楚牧怒了,狠盯方老太君,手上光芒一闪,掌门令牌已经出现。
  
  紧接着,整个南华山隆隆而动,一片流光闪烁而出,笼罩整个一座大山。
  
  南华宗的护山大阵启动了,被楚牧用以对付方老太君。
  
  见此情形,周梦吉、萧万楼都是脸色为之一变,他们深知,一旦楚牧拼命,将手中令牌捏碎,那么在场的所有人,只怕都要难逃一死。
  
  “小子,你要挟老身?”
  
  方老太君也眸光闪烁,脸色变了又变,显然没想到楚牧会这样做。
  
  眼前的年轻人,让她倍感怪异,行事果断,是她从来未曾见过的。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为南华宗主,别人都欺负上门来了,我若再不做点什么,就太说不过去了!”
  
  楚牧冷喝,说话之间,手中断剑一挥,已是一道剑气激射向方敬亭,顿时在其手臂上留下了一道深可及骨的伤口。
  
  霎时间,全场动容,岂能想象,楚牧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
  
  一位王级强者面前,他居然敢肆意伤人家的孙子。
  
  这是一种赤果果的挑衅,更是在找死!
  
  “楚牧你真是胆大妄为,方老太君在此,你居然还敢如此放肆!你这分明是自寻死路!”
  
  “无知竖子,你死定了,方老太君的孙儿你也敢打,今天就是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你!”
  
  周梦吉和萧万楼指责楚牧,添油加醋,借刀杀人之意,再明显不过了。
  
  他们二人一口一个“方老太君”,一定要将这潭水给搅浑,让方老太君一怒之下对南华宗出手,杀了这里所有人。
  
  王者一怒,流血漂橹。
  
  方老太君一头灰发无风自动,她的脸色瞬间已是变得阴郁可怕。
  
  “嗡……”
  
  势大力沉的龙头拐杖,说话之间就到了楚牧的面前。
  
  王道强者,对楚牧出手之意溢于言表。
  
  楚牧却不躲不避,脸上一直洋溢着一种平淡的笑容。
  
  他静静地站在那里,双目如电,紧盯方老太君。
  
  “你不怕死?”
  
  龙头拐杖悬在楚牧面前,方老太君深邃的眼睛紧盯楚牧,杀意如织。
  
  “怕!可怕又有什么用?老婆子我知道你有王级修为,无惧我这南华宗的护山大阵。但是你身后的那些人呢?你觉得你能庇护的了他们么?”
  
  楚牧看向方家众人,虽然依旧在笑,却笑得让人心中冰寒。
  
  一时间,王道强者也不禁为之动容,楚牧所言非虚。
  
  如果这里的护山大阵崩碎,那么在场的方家子弟,势必都会难逃一死。
  
  方家一行人此来,是为方敬亭出气的,不是来白白送命的。
  
  方老太君是方家辈分最高的人,她素来护短,岂能亲手置家族后辈于险地?
  
  “你是大长老是吧?”
  
  她脸上一阵厉色闪烁,然后看向了吴梦琪,道:“今日老身可以暂时放过南华宗,但希望你知道该怎么做,欺侮我孙儿的人,必须受到惩处。否则的话,改日老身独自登山,定杀此地一个片甲不留!”
  
  “在场的南华弟子也都听清楚了,你们若不想死,就乖乖地做出选择。”
  
  老太婆这一招釜底抽薪,当真狠辣的可以。
  
  她暂时放过南华宗,却向南华宗所有人施压,用意之险恶,让人咋舌。
  
  一时间,包括吴梦琪在内,全场南华宗人脸色大变,对方老太君的话,深为忌惮。
  
  “妖婆子你太过分了!”
  
  楚牧当场就要发作,随手一剑斩向方敬亭,要从他的身上出气。
  
  “当!”
  
  可方老太君的龙头拐杖及时出现,挡住了他的一剑。
  
  “楚牧,我就在山下等你!”
  
  老太婆咧嘴一笑,笑的十分的瘆人。
  
  她颇有深意的看了吴天琪一眼,用意已是再明显不过了。
  
  “我们走!”
  
  方老太君没有过多纠缠,带着方家人下山去了。
  
  周梦吉和萧万楼也是一阵邪笑,同样幸灾乐祸的离开了。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