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心医 > 第508章 调查取证
    噗的一声闷响,睡梦中的林杰,就感觉被一座倾倒的大山给砸住了。X23US.COM更新最快
  
      还未等他张开眼睛,耳边就传来咯咯的笑声,“杰哥哥,起来吃早饭了。”
  
      林杰睁开眼睛,就看到安可梦双手托着脑袋,笑嘻嘻的看着自己,同时把整个的身体都压在了自己身上。
  
      他无奈的道:“你这么压着,我怎么起床啊?”
  
      昨晚谈完事情,已经过了午夜一点了,安伟泽就让林杰留下休息。
  
      以他和安可馨当前的关系,自然不用睡客房的,两人又翻云覆雨的深切交流一翻,才沉沉的睡去。
  
      安可梦从床上爬起来,丢给林杰一件皮卡丘睡衣,笑道:“你的衣服,姐姐拿去洗了,要晾一下,让阳光杀杀毒才能穿。”
  
      “就先穿我的睡衣吧,啦啦……”安可梦蹦蹦跳跳的出了房间。
  
      林杰只得穿上安可梦给的睡衣起床,去了卧室相连的卫生间,发现牙刷上已经挤好了牙膏……
  
      十几分钟后,穿着卡通睡衣的林杰,出现在餐厅,顿时引得安伟泽有些忍俊不禁。
  
      安可馨剜了安可梦一眼,道:“不是让你拿爸爸的睡衣吗?”
  
      安可梦嘿嘿笑道:“我的睡衣,杰哥哥穿上也很合身啊。”
  
      “杰哥哥,快坐下吃饭的,今天的煎鸡蛋,可是我亲手做的呢。”
  
      林杰一看,安家的早餐还算是相当大众的,紫菜蛋花汤、煎蛋、虾仁烧卖、煎饺、杂粮小馒头,还有几样清爽的小菜。
  
      “安叔叔,早!”
  
      打了一声招呼,林杰坐了下来,又道:“叔叔你昨夜睡的晚,怎么不多睡一会儿?公司和医院的事情,都可以暂时放一放的!”
  
      安伟泽呵呵一笑,说:“我这个年纪,觉本来就少,睡上四五个小时,就足够了。”
  
      “倒是你和可馨,年轻需要多休息,吃过早饭可以再去睡个回笼觉的。”
  
      林杰接过安可馨递过来的烧卖,说:“我没事的,过往做手术熬一夜,第二天也没多大问题。”
  
      安伟泽微微点头,说:“早上,我与付老爷子通了一个电话。”
  
      “付老告诉我,叶培华的口碑在圈内挺不错的,都说他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这样的话,我们和他谈合作,也轻松了许多。”
  
      林杰吃下一个烧卖,喝了几口汤,信心十足的道:“无论对方是何样的人,反正,我们的立场都是坚持不变的。”
  
      “这倒也是!”
  
      安伟泽也感受到了今天早上的林杰,与之前有些不同,似乎变得更加自信了。
  
      他很是欣慰的道:“我自岿然不动,任尔东南西北风。”
  
      “我们现在是有这个底气了,呵呵……”
  
      安伟泽又想了想,叮嘱道:“可馨,叶培华真要找阿杰谈合作的事情,这个谈判,还是你出面为好。”
  
      “由你来出面,即便谈判破裂,也好有一个缓冲,不至于不好收场。”
  
      “爸,我会做好准备的。”安可馨轻声道。
  
      “杰哥哥……”
  
      安可梦忽然喊了一声,把林杰等人的注意力引了过来,说:“我做的煎鸡蛋可好吃了,你快吃,凉了就不好了。”
  
      安可馨看着安可梦,就是宠溺的一笑,说:“阿杰,你赶紧的尝一下吧,这是可梦唯一能拿得出手的热菜了。”
  
      林杰急忙夹起两面煎的有些焦黄的荷包蛋,放入嘴里咬了一大口,忙不迭的夸赞:“不错,不错,外焦里嫩,有我的三分功力了。”
  
      “你这是夸我,还是夸自己呢!”
  
      安可梦不满的哼了一声,却是眉眼含笑道:“杰哥哥,我们新换的数学老师,是一个女老师,声音柔柔的很好听,讲课也讲得很透彻。”
  
      “我认为她比那个许斌强多了……”
  
      这时,安可馨做了止住说话的手势,凝神一听,隐隐有熟悉的音乐声从客厅里传来,道:“可梦,应该是你的手机响了。”
  
      安可梦丢下筷子跑了出去,很快就传来“喂”的声音,还有含混不清的对话声。
  
      一会儿,她就拿着手机,捂住话筒进了餐厅,问:“杰哥哥,是许斌的电话,说是有很紧急的事情要告诉你。”
  
      “你要不要接啊?”
  
      许斌要找自己?
  
      林杰心生疑惑,想了想,伸手道:“把手机给我吧!”
  
      “许老师,杰哥哥正好在我家,杰哥哥同意和你通话了。”安可梦说完这句,就把手机递给了林杰。
  
      林杰按下免提,轻声问:“许老师,找我有什么事情?”
  
      “林专家,我知道是我做的不对,起了贪心,严重影响了您的课题研究,最终还害了自己的孩子。”
  
      “但是,求求您……”
  
      电话中传来许斌的祈求声,“我是和乔鸿祯签署了严格的保密协议之后,才拿到了他的赔偿……”
  
      “我如果把此事泄漏出去,并出面作证的话,那高额的违约金,就是把我们全家都杀了卖器官,都赔不起啊。”
  
      “许斌,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怎么没听明白啊?”林杰是一头的雾水。
  
      “啊,难道今天早上闯入我家的人,不是您派来的?”许斌担忧的声音中,有掩饰不住的惊讶。
  
      “派人闯入你家?”
  
      林杰眉头一皱,肃然的说:“许斌,你把早上的事情,仔仔细细的讲述一遍。”
  
      “是这样的,大约早上六点半,就有人敲我家的门……”
  
      在许斌的描述中,林杰,安伟泽等人知道了此事的经过。
  
      有三个男子早上来到许斌家,开门见山的询问乔鸿祯和他之间发生的事情。
  
      受制于保密协议,许斌刚开始死撑着不说,却架不住对方的威胁吓唬,最终不得不把实情全都讲了出来。
  
      “林专家,他们还把我私下留存的录音证据,拷走了一份。”
  
      许斌带着哭音,无比担忧的道:“如果这份录音泄漏出去,我真的……真的……”
  
      林杰打断了他的话,直接问:“先别说这些,这三人长什么样子,你应该还记得吧,赶紧的描述一下。”
  
      “哦……哦,我有更好的描述,我妻子偷偷的拍下了他们的照片。”
  
      “你等一下……”
  
      一二十秒之后,林杰手中的手机,就收到了一张照片。
  
      林杰一眼就认出了其中的一人,竟然是聂宇明。
  
      林杰心中有所猜测,问:“这三人还跟你说了什么没?”
  
      许斌吱吱唔唔的道:“他们告诉我,他们在调查乔鸿祯这个人,还告诉我不用担心保密协议之事,还保证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牵扯我身上的。”
  
      “只是,我担心呢,这可是几千万的违约赔偿……”
  
      “林专家,他们真的不是您派来的?”
  
      林杰语气不悦的道:“我再告诉你一次,他们不是我派去的。这样的事情,我怎么会做。”
  
      说到这,他又缓和了一下语气,劝慰道:“他们既然保证不会牵扯到你身上,就不会牵扯到你,你放心就好了。”
  
      “如果这几人真是坏人的话,你认为,他们会这么没脑子,让你们偷偷的拍照留证据?”
  
      林杰也知道,自己这轻飘飘的几句话,无助于许斌解除担忧。
  
      但是他能做的,也就如此了。
  
      更何况,听到许斌如此的忧心忡忡,林杰心中还隐隐有一些快意。
  
      挂了许斌的电话,林杰指着照片上的胖子,轻声道:“安叔叔,可馨,这就是聂宇明,他应该是受叶培华的指示,在做调查取证了。”
  
      他轻笑一声,道:“不轻信一家之言,这个叶培华算是可以啊,唯恐我们忽悠了他。”
  
      “安叔叔,你认为,他查明实情之后,真会对付乔鸿祯吗?”
  
      安伟泽点点头,轻声道:“作为一个上位者,最忌恨的就是乔鸿祯的这种欺瞒利用的行为了。”
  
      “无论是要给你一个交代,或者是杀鸡骇猴,乔鸿祯以后的日子,都不会好过的。”
  
      听他话里的含义,与昨晚付修远的表述类似,林杰轻呼出一口气,说:“像乔鸿祯这样的家伙,为自己之私,一点不顾及病人的健康和生命,根本就没有从医的资格。”
  
      “只是不知道,这一次他会受到何种惩罚?”
  
      安伟泽摇摇头,说:“不知道叶培华是动用正规的手段,还是私下做惩罚。”
  
      “我想,无论这个乔鸿祯结果如何,你应该都会有一个告知的。”
  
      安可馨轻声道:“聂宇明这么大张旗鼓,不加掩饰的调查,或许就是想让我们知道呢。”
  
      这时,安可梦撅起了嘴,不满的哼道:“就吃个早饭,你们还不停的谈事情。”
  
      安可馨莞尔一笑,道:“以前在餐桌上,最能说的可就是你呢。今天没人和你说话,你就不满意了?那现在让你说,你想说什么呢?”
  
      安可梦腻声道:“杰哥哥,姐姐,今晚,或者明天,你们有空吗?我们一起去逛街买泳衣,买衣服去吧。”
  
      “别忘了星期天,我们可是要去城郊度假村泡温泉的。”
  
      提起逛街,林杰就头痛了,急忙拒绝道:“周六我还有一个大手术,今晚我需要好好休息,不能陪你们。”
  
      “淼淼、邹曼青应该是有时间的,你喊她们一起吧。”
  
      他又忍不住道:“我们只是去玩多半天而已,你们两个应该不缺泳衣,衣服什么的啊,怎么还要特意逛街去买?”
  
      安可馨斜睨了林杰一眼,说:“泳衣和衣服什么的,虽然都有,但是市面上每天都会有新款出现啊。知道不,女人的衣橱永远都是不够用的。”
  
      “阿杰啊!”
  
      安伟泽提醒道:“对于女孩子逛街这事,你要做的要么是陪着逛街,帮着提包提东西,要么就是给钱给卡。”
  
      “其他的,不要管,你也管不了的。”
  
      这时,林杰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拿起手机一看,是学生赵芳的来电。
  
      手机一接通,就传来了赵芳的哭声,“呜呜……”
  
      “老师,六号死了,六号猴子突然死掉了……呜呜……”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