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穿皇妃:四爷,高抬贵手 > 534:理直气壮
温馨有些意外,这样都能对上眼。
  
  她就看着八福晋冷冷的看着她,然后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慢慢的转回头去。
  
  温馨:……
  
  流水般的美味佳肴捧上桌来,来往的宫娥个个脚步轻缓,身姿麻利。
  
  宫里无皇后,后宫诸人以贵妃佟佳氏为首,恭祝太后万寿。而后又是以太子妃为首,恭祝太后寿辰,等到一圈一圈的下来,温馨菜没吃几口,酒倒是喝了不少,怕自己醉了误事,少不得偷偷地把酒吐到帕子上,偷偷的塞进袖笼里。
  
  菜冷酒酣,再精美的菜肴一旦冷却下来,上面浮着一层厚厚的油花,都真的没法下嘴,温馨捡着些青菜入口,稍稍垫了垫肚子。
  
  刘佳氏倒是没少往温馨这边撇眼睛,温馨都假装没看到,当着瓜尔佳氏的面,她是个有立场的人,还是尽量少跟刘佳氏过从甚密的好。
  
  刘佳氏瞥了几次眼风,瞧着温馨没有意思,也就淡了心思,跟旁边的李氏亲热的说起话来。
  
  田佳氏那性子年轻时没少得罪人,这会儿主动与她说话的人也不多,多数是一个人闷闷的喝酒,偶尔随着众人的话应付一声。
  
  如今失宠已久的人,也没年轻时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面容,知道缩起尾巴做人。
  
  等到曲终人散出宫的时候,温馨这才大大的松口气,这一天给折腾的够呛。
  
  福晋面色发红,显然喝的不少,德妃特意让人把她送出宫,一路上大家静悄悄的走路。身后跟着就是十四爷府上的人,累一天谁也没说话的意思,都沉默的往宫外走。
  
  到了宫外,十四福晋带着人过来跟四福晋辞行,然后朝着自家马车的方向走去。
  
  温馨等人站在福晋身后,等着四爷带着几个孩子出来。
  
  大格格搀扶着李氏,温馨想着有个女儿就是好,能随时随地的陪在身边照看着,这会儿心里羡慕着呢。
  
  也没等多久,四爷就带着三个儿子到了,善哥儿明显是又累又困,四爷抱着他出来,看着众人说道:“天怪冷的都上车吧。”
  
  众人行礼之后,这才分开上车。
  
  温馨瞧着善哥儿有些担心,就走到四爷跟前问道:“这是睡着了?”
  
  “累了。”四爷轻声说了一句,抱着善哥儿就上了温馨的马车,温馨随后跟了上去。
  
  福晋跟李氏都往这边看了一眼,随即李氏就带着女儿上了车,福晋倒是顿了顿这才上了车。
  
  二阿哥带着三阿哥也上了车,进了车厢三阿哥还满脸的不悦,“阿玛就是偏心,抱着善哥儿跟个宝贝似的。”
  
  二阿哥看着弟弟,揉揉额头,“善哥儿还小,又是困了,阿玛看顾他也是有的。你已经大了,怎么还跟弟弟争?”
  
  “二哥,连你也偏心,我回头要跟额娘说。”三阿哥显然不高兴了,赌气说道。
  
  二阿哥今儿个带着弟弟们周旋在一众人中,此时也有些累了。
  
  在宫里读书这么久,越发的觉得累得慌。
  
  在宫里说每一句话都要仔细思量,走每一步都要小心谨慎。
  
  十四叔家的弘明就大大咧咧的得罪了人,第二天他身边的奴才就被人整了,都要拉的虚脱了,差点命都搭进去。
  
  可大家谁也不敢声张。
  
  弘昀在府里从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怕的不行,又不敢跟额娘说,也不敢跟阿玛说,一个人在宫里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
  
  他曾听额娘偶尔说过,以前阿玛在阿哥所时的日子不好过,那时候不懂,现在他有些懂了。
  
  在宫里读书的日子,是真的不好过。
  
  尤其是嫡庶分明,他虽然是府里送进府读书的阿哥,可是别的府里嫡出的阿哥,是不愿意跟他过从甚密,只因为他是阿玛的长子,才与他往来。
  
  可这种交往是不一样的,他能明显的感觉到那种差距跟排斥。
  
  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在宫里生活就越发的谨慎,也越来越沉默寡言。
  
  现在看着弟弟这样的性子,二阿哥也是头疼极了,若是三哥进了宫读书,他简直不敢想后果。
  
  这边四爷上了温馨的马车就没下去的意思,把善哥儿放好由着他睡,温馨看着四爷疲惫的样子,看着也有些心疼,“这是喝了多少?”
  
  一身的酒气。
  
  四爷闭着眼睛握着温馨的手,“这样的日子,酒总是少不了的,三哥是被抬出宫的,其他的人也喝得不少。”
  
  想起老十四当着众人的面被老八使唤的样子,四爷心里就别了一股火。
  
  恨不能把老十四一把给扔出去,免得丢人现眼。
  
  “那你眯一会儿吧,到园子里还早着呢。”
  
  四爷点点头,靠在软枕上小憩。
  
  温馨挨着四爷坐着,也有些疲惫的闭上眼睛。
  
  等到马车停下来,苏培盛的声音在外头响起,温馨才一下子睁开眼睛,就看到四爷正抱着善哥儿爷俩玩呢。
  
  一下子给睡迷糊了,都不知道四爷跟善哥儿什么时候醒的。
  
  瞧着她做起来,四爷就道:“要不要坐一会儿下车?”
  
  温馨想着还有福晋等人,就摇摇头,“不用了,咱们下去吧。”
  
  四爷点头,给温馨披上大氅,又回头给自己系好,给善哥儿带好帽子,让他先下了车。
  
  善哥儿睡醒了精神也足,这会儿也不缠着阿玛,自己乖乖的下了车,外头苏培盛候着,瞧着善哥儿出来,忙上前把人抱下了车。
  
  四爷下车之后,温馨这才下了车,外头福晋等人也都下了车聚在一起。
  
  四爷也没说什么,只说累了一天大家都早些回去休息。
  
  福晋挺着脊梁走了,李氏一手牵着女儿,一手带着儿子也走了。
  
  四爷带着温馨跟善哥儿往天然图画走。
  
  回了自己的地盘,温馨更衣卸妆之后,整个人舒服的长舒一口气,这头皮绷了一天,都有些麻木了。
  
  在宫里没吃好,叫了夜宵来,吃的是什锦的锅子,热气腾腾的。
  
  六阿哥也睡醒一觉过来,一屁股蹲在哥哥身边不挪窝了。
  
  善哥儿不仅自己吃,还要看着六阿哥别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四爷跟温馨在在一旁看着乐呵,只觉得一天的疲惫都没了。
  
  等到把儿子们都打发走了,温馨进了帐子里,这才开始跟四爷告年家的状!
  
  这回她理直气又壮!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