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入仙武 > 第625章 杀意
“说,哪里来的?”
  
  飞羽军大营,虞喁喁寒着一张俏脸,神色不善,凝眉如剑,狠狠削向大帐之中的男子,男子五花大绑,两膝跪地,姿态之端正,态度之诚恳,真真是挑不出半点错来。
  
  偏偏,那毫不避讳的眼神,总能叫人感觉几分无赖!
  
  虞喁喁的眉头又挑了挑……
  
  “姑娘,我说我是路过的,你相信么?”
  
  都说好男儿傲骨铮铮,只有站着死,没有跪着生,但,也只是说说,真信了,那就是傻瓜。
  
  生死面前有大恐,几人能从容对待,几人能坚持所谓尊严?
  
  这不,吴明就跟虞跪了!
  
  这一跪,还跪的理直气壮,跪的问心无愧,一点羞耻感都没有。
  
  哼哼,他便不信,这世间能有两朵一样的花!
  
  “我已经看破你的计划了,老师!”
  
  吴明这般想着,却不露半点声色,越发显得无辜,把虞喁喁气得额头跳动,强压着把吴明一铁锅拍平的冲动,挥了挥手,便有两个顶盔掼甲,仿佛两堵铁壁的人熊兄走了进来。
  
  人熊兄长得极是魁梧,膀大腰圆,呼气粗重,带着呼噜噜的风声,跟个蒸汽姬,咳咳,是蒸汽机一般,扭起吴明的胳膊,捏小鸡一般,一人一边,将吴明捏了出去。
  
  捏小鸡?
  
  还真不是形容!
  
  吴明虽然面容普通,咳咳,好像不用强调,但身形也不算矮小,堪堪只够人熊兄两只手掌合抱,给人一种稍稍用力大了,就回被撕碎的错觉,看得帐内的亲卫们心惊胆颤。
  
  却是,虞喁喁怕走脱了他,特地找来的猛将,要将他看守住。
  
  有人倒要问了,虞喁喁既然不放心吴明,为何又不杀了他,以除后患?倒也不是虞喁喁不敢杀吴明,而是,不能杀。
  
  这天下间,有些事能做,但有些事不能做,而恰好,杀吴明这件事,虞喁喁是不能做。
  
  虞喁喁自小随着霸王长大,耳目渲染,近朱者赤,并不畏惧杀伐,只是,这吴明偏偏却是他的“恩人”。
  
  虽然,这“恩人”着实有些水分,虞喁喁也怀疑吴明来历,更厌恶他那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但“恩人”就是“恩人”,虞喁喁再是不爽,也只能将这口恶气咽下,撇过不提。
  
  “来人,着三位司马进来!”
  
  既然不能对吴明发火,虞喁喁难不曾还不能对其他人发火了?
  
  “大都督!”
  
  不多时,帐外两声通传之后,三个苦着小脸的小小司马就走了进来,规规矩矩地给虞喁喁唱了个大喏,一本正经的做起蜡像,动也不动。
  
  “说吧,怎么就给人家偷袭了?”
  
  可惜,他三人想要装傻,虞喁喁却未必愿意放过他们,眉头一挑,杀气释放,犹如狂风暴雨,只一下,就把三人冲得面色通红,踉跄后退,装不住蜡像。
  
  自飞羽军建成,又过了一年!
  
  一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却足够虞喁喁养成大势!
  
  如今的她,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威仪之重,便是桑羊农几人见了,也得谨小慎微,老老实实喊一声大都督。
  
  更别说霸王建号称国之后,安心做起甩手掌柜,一应军国大事都托付给虞喁喁。
  
  虞喁喁不负众望,的确了得,每战必先,逢战必胜,杀伐之凶,天下皆知,以致杀气渐重,几乎化成实质,几无人能承受!
  
  桑羊农这等转世的老贼,每每见了虞喁喁这身杀气,也是唬得胆颤心惊,实在不敢得罪这女子。
  
  偏偏,三人却有苦难言,逃不过去鸟!
  
  却说,当日桑羊农三人奉令押送一批军辎重器,也不知反霸军哪里得到的消息,被人家堵在了落凤坡,虞喁喁得知消息,火线驰援,却误入杀阵。
  
  一般的阵法也奈何不得虞喁喁,凭她手中长枪,天下间,能打得过她的不超过半手之数。
  
  可惜,当日的阵法着实古怪,进退无门不说,更有杀机跌宕,困杀八方六合。
  
  真正引动杀机的,是两道红色疾光,咻忽纵横,披靡威风,虞喁喁武艺也精湛,却连对方真身也不曾见到,就被这两道疾光打得节节败退,飞羽军阵势不断溃散,战势,一败涂地!
  
  好在,这时有个天降的“恩人”,吴明,从天而降,生生砸穿杀阵,致其运转迟滞片刻,飞羽军趁势破阵,这才退了回来。
  
  当然,桑羊农三人知晓,虞喁喁这般动怒,绝不止因为糟了埋伏之事,更因为,飞羽军百胜之名,差点丢了。
  
  但真正追究起因果,还要算在桑羊农三人身上……
  
  “反霸军中,只怕来了外援!”文浩小脸愈发苦涩,脑筋急忙开动,思索片刻,给了个似是而非的推测。
  
  之所以说是似是而非,却是因为这个推测毫无根据,只是凭空猜想,连推测都算不得。
  
  可是虞喁喁几人都有一种直觉,文浩所言,怕是正中副车!
  
  “外援?天下三十三州,我楚国已得六七,九流瓜分二三,剩余一二,或是化外蛮荒,或为流亡势力占据,不足为虑,反霸军从哪里找来的外援?”
  
  虞喁喁愁眉不展,杀气还未完全褪去,咚咚咚敲着手指,如同打鼓,帐内随侍的亲兵便觉耳中嗡鸣,心脏不觉为之跳动,直憋得脸色通红,呼吸难受。
  
  好在,帐中还有另外三人,就见着虞喁喁失神,墨氐连忙站出,拜道:“回大都督话,这天下既然找不到援军,那天外呢?”
  
  也打断了虞喁喁一人的沉思,把杀气收了回去。
  
  “天外?”
  
  虞喁喁微微致歉,似乎想到什么,传令了一声,不多时,那五大三粗的人熊兄又把吴明给提溜了回来,直接来到大帐中央,用力一掼,把吴明平脸甩下,痛得眼泪鼻涕都喷出来了。
  
  “本都督也不问你来历,只问你一句,你能助本都督降敌么?”
  
  虞喁喁神色冰冷,帐内亲卫虎视眈眈,钢刀出鞘,人熊兄狞笑连连,把指节掰得咔咔响,吴明心中陡然一寒,知晓,他再敢装傻卖浑,虞喁喁一声令下,众亲卫定然一拥而上,把他活活撕了。
  
  “老师诶,怎么小姐姐这么凶残了,这画风不对啊?”
  
  吴明心中哀嚎,却把腰板一挺,跪的更加笔直,义正言辞道:“姑娘既有吩咐,吴明敢不应命?”
  
  只是,他刚才用眼泪鼻涕把自己糊了一脸,此时又做起正经来,有几分真假,就值得众人考量了。
  
  虞喁喁神色不动,众亲卫忍不住翻起白眼,桑羊农却三人若有所思了起来。
  
  ……
  
  “姑娘,我敬你,请满此杯!”
  
  便在飞羽军思索应对之策时,那反霸军大营,泅无刑却聚集了军中大小将领,大摆宴席。
  
  宴会之中,有九流门人,也有军中翘楚,也有前朝降臣,也谓得人才济济,群英荟萃,众人推杯交盏,各逞胸臆,卖弄文华,倒也热闹。
  
  坐在宴会首席的,却是一个怀抱两柄长剑的黑衣女子,不言不语,恬静淡然,如同凡尘之外的仙女,群英微微侧目,心思异样。
  
  就是这个女子,在日前布下了一座双绝阵,叫飞羽军铩羽而归。
  
  “好美妙的女子,若能娶回家中,嘿嘿……”更有许多年轻才俊,见着黑衣女子身形姣美,动了龌龊心思,暗暗臆想。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就见着一位身长九尺的大汉站了起来,虬髯虎目,铁盔护甲,却也威风凛凛,嘴里喷吐着酒气,醉眼朦胧,举着一盏青铜樽,递到了黑衣女子面前。
  
  帐内声音,顿时一静,各人虽然依旧吃酒说笑,但注意力,都落在了大汉与黑衣女子身上。
  
  “好个程金,敢拔头筹?”
  
  “倒要看一看,这女子是不是三贞九烈,嘿嘿!”
  
  诸人心思百转,却多是不怀好意,黑衣女子只轻轻抬了抬臻首,继又垂了下去,淡雅恬静,仿似局外人一般,直叫程金暗恨,就要发怒,便传来了泅无刑的厉喝。
  
  “程金,还不退下,巫姑娘天仙一般的人物,冰清圣灵,岂能饮用我等凡间浊酒?”
  
  程金才想辩驳,却见泅无刑连施颜色,眼珠微转,就将帐内情形收在眼中,只见着众人神色中都带几分蔑笑,心中越恨,杀机暗涌,却把手一拱,低头拜道:“是程某冒犯,姑娘勿恼,恕罪!!”
  
  虽这般说着,程金依然把牙关咬得紧实,差点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才说完,又是一拜,拂袖而去,泅无刑故作无奈,摇头叹息。
  
  铿!
  
  但在这时,黑衣女子怀中的长剑突兀一跳,乍见着血红闪烁,各人心中皆是一寒,就见着一缕血线在那大将头颅生出,渐渐开阖,但听轰的一声,魁梧的身躯,推金山倒玉柱般轰然倒地,以眉心为界,分做了两分。
  
  “巫姑,姑娘……”泅无刑神色僵木,转向黑衣女子。
  
  黑衣女子微微瞥了他一眼,清亮的眼眸不含任何杂质,也不含一丝感情,无情而淡薄,朱唇轻启,轻飘飘说了五个字。
  
  “他动杀意了!”
  
  他动杀意了,杀意了……
  
  :。:

Ps:书友们,我是飞耀,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