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疯狂游戏开发商 > 第一百四十七章:明争暗斗!
    孩子的名字叫天明。
  
      剑客的名字叫盖聂。
  
      期间,天明的熊孩子本色尽显,各种骚操作,搞的墨无缺一阵头大。
  
      但他可不会惯着熊孩子,每当这熊孩子闯祸,他就毫不留情地一巴掌过去。
  
      打的熊孩子天明委屈地不行,但又考虑到墨无缺是他们安全的唯一保障,只能强忍着畏惧,笑脸相迎。
  
      “小大叔,你的剑能不能给我看看啊?”熊孩子天明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墨无缺腰间大宝剑。
  
      “不能~”墨无缺微微一笑。
  
      天明做了个鬼脸,“小气鬼!我去看大叔的剑!”
  
      说着,熊孩子就跑去玩盖聂的大宝剑去了。
  
      吃力地拔出大宝剑,一个人跑进树林里一阵胡乱劈砍。
  
      过去一段时间后,树林里传出熊孩子天明的惊叫声。
  
      盖聂听到后,连忙醒来,摇摇晃晃地站起身,一脸深沉地说道,“天明遇到危险了!”
  
      滋溜一声,身上的伤口又崩裂了,但是盖聂只是闷哼一声,并没有惨叫。
  
      这个时代的人,偶像包袱都很重。
  
      墨无缺看向盖聂,盖聂也看向墨无缺。
  
      墨无缺点点头,一言不发地进入森林。
  
      他的偶像包袱,不知不觉间也被带动起来了。
  
      他缓步进入森林,看到天明正蹲在那里,怀里抱着一只烤鸡。
  
      而另外一群人,则是被一个身高八尺的大汉一通胖揍,然后将一个熊孩子高举过头,在玩举高高的游戏。
  
      也不知道那个身高八尺的大汉脑子里是不是长满了肌肉,你玩举高高的游戏也就罢了,为什么还在那不停地转圈圈?
  
      这年头,举高高的游戏流行这种玩法吗?
  
      一直转啊转的,你头不晕吗?
  
      墨无缺手上动作不慢,拔出了大宝剑。
  
      “小大叔,那个人是坏人,快打倒他!”天明在这时候叫喊道。
  
      墨无缺挑了挑眉,你这熊孩子,经你这么一说,到显得好像你是在指挥我了!
  
      不过他毕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偶像包袱虽然稍微冒出苗头,但毕竟不是真的有偶像包袱。
  
      一剑劈出,剑气飞斩,那正在玩举高高的八尺大汉,被墨无缺一剑斩下两条手臂!
  
      顿时,全场惊呆。
  
      这什么操作?
  
      为什么剑气能劈的那么远?
  
      “好恐怖的剑气!”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惊叹不已。
  
      墨无缺收剑而立,逼格满满。
  
      “哇~”熊孩子天明跑向墨无缺,“小大叔,你好厉害啊,这一招叫什么,能教教我吗?”
  
      墨无缺没有理会。
  
      “切,装模作样!”熊孩子天明一点礼貌都没有。
  
      “多谢阁下出手相助!”那个被玩举高高游戏的熊孩子走到墨无缺身前,抱拳说道。
  
      墨无缺微微点头,笑而不语。
  
      他这个人,入乡随俗,既然大家都这么爱装深沉,那他肯定也要装一下深沉的。
  
      “你,你是....”这时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头走到墨无缺面前,看到墨无缺的长相后,说道,“阁下可是前段时间被秦国通缉的....香克斯?”
  
      墨无缺嘴角一抽,“在下墨无缺!”
  
      老头点头,表示明白,“原来如此,香克斯只是你用来迷惑秦国的假名吗?”
  
      “姓墨,莫非阁下是墨家中人?”
  
      这老头的内心戏很足啊!
  
      墨无缺不置可否。
  
      这时那个被玩举高高游戏的熊孩子手里提着盖聂的渊虹剑,说道,“小子,还你!”
  
      说着,直接把剑丢了过去,也不怕伤到人。
  
      熊孩子天明一阵手忙脚乱,接过渊虹剑,然后看向墨无缺腰间已经归鞘的大宝剑,跑过来,骄傲道,“看,你不给我玩你的剑,我玩大叔的!”
  
      “日出....”另一个熊孩子看向墨无缺腰间的大宝剑,他目光一阵打量,“王者....”
  
      “日出王者,好霸道的剑!”这熊孩子,内心戏也很足,只是看到墨无缺刻在剑身上的名字,就领悟到了墨无缺的这把剑,很霸道!
  
      “秦国的走狗追上来了,我们该换个地方了!”这时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头走了过来,说道。
  
      “带上我的大叔!”天明嚷嚷道。
  
      老头点了点头,已经对天明生起了战友情,没多说什么,就招呼手下,去把树林外面又昏迷过去的盖聂扛起来,一起离开了这个是非地。
  
      日沉西山,天色渐暗。
  
      墨无缺这一次没有骑着羊驼,而是只骑着一匹普通的汗血宝马。
  
      盖聂因为身上有伤,所以到是没有骑马,和两个熊孩子一起坐在马车里。
  
      就在天色彻底暗下来的时候,四周渐渐出现了狼群,追赶在队伍后方。
  
      这时,前方有人降下马速,靠近墨无缺后说道,“墨先生,我家少主有请。”
  
      墨无缺点头,招呼汗血宝马加速,靠近马车。
  
      这时,盖聂正和人讨论着什么。
  
      “现在情况十分危急,敌人就是苍狼王!”盖聂一句话,就把事情的严重性抬了上去!
  
      “苍狼王?”一个汉子惊疑不定,“就是那个被称为黑夜刺客的刺客团头目?!”
  
      “就是他!”盖聂原本喘个气都难受半天,现在却一脸深沉。
  
      偶像包袱!
  
      这个人太拼了,受伤这么重了,也不好好躺着修养!
  
      “狼,是一种很奇特的野兽,它总是行走于寒冷的风中,似乎是故意躲开阳光,生怕暖洋洋的温度,使它淡忘了它生存的世界,是多么的残酷,为了使自己记住这一点,它非常地残酷坚忍,即使对待自己的同类,也没有丝毫的怜悯,狼,或许是这世上最顽强最可怕的动物,有很多人,就像狼一样地活着....”
  
      “狼群都有自己生存的范围,我们要加快速度,离开他们这片地区!”
  
      不就是狼群吗?
  
      硬是被你说的逼格满满!
  
      “马车的速度太慢,必须舍弃一部,用四匹马拉一辆车!”
  
      “除了粮食,水,武器,其他的东西都扔掉!”
  
      喂喂喂,够了啊!
  
      墨无缺心里疯狂吐槽,你这个人,至于这样吗?
  
      竟然怂恿别人随地乱丢东西?
  
      人家项氏一族,混的老惨老惨了,攒点家业不容易啊!
  
      “狼群虽然凶猛,但是怕火,用火可以阻止它们逼近!”
  
      听着盖聂的话语,墨无缺拔剑出鞘。
  
      周围几人看过来,看着墨无缺手中的剑。
  
      只见墨无缺手中,大宝剑绽放起旭日般的光辉。
  
      “这,这!”所有人惊呆,夜色之中,墨无缺手中大宝剑的光辉驱散了无边黑暗。
  
      温暖的阳光,照进了所有人的心。
  
      被狼群追赶的不安,也在这阵温暖的阳光下,如冰雪般消融。
  
      “这把剑.....日出王者!”白发老者感慨道,“剑如其名,剑身所散发的光亮,照耀着这片黑暗又冰冷的大地,驱散了人们内心的彷徨...”
  
      墨无缺心底暗爽,随即剑光舞动,剑气纵横!
  
      在后方追赶的狼群,顿时响起连续不断地惨叫声!
  
      其中还有一道人的身影,那个人,一脸懵逼地看着赤红的剑气,如漫天花雨洒落。
  
      苍狼王,卒!
  
      “他很强,比我强!”盖聂发现没自己什么事了,脸上也没露出被抢走装逼机会的尴尬表情,依旧是那般深沉。
  
      “不可能,大叔才是最强的,小大叔他,他最多只能排第二!”熊孩子嚷嚷道。
  
      另一个熊孩子项少羽目光凝重地看着墨无缺的背影,看着被他收回鞘中的大宝剑。
  
      “日出王者....”语气深沉,是辣么地装逼。
  
      一行人继续前进,随后来到了一片迷雾缭绕的湖泊,在一个提着灯笼的小萝莉带领下,来到了一个位于湖泊中心的医庄。
  
      门口挂着一个牌匾,说明了这家医庄主人特立独行的风格。
  
      秦国的人不救,姓盖的人不救,比剑斗狠的人不救。
  
      好嘛,盖聂一个人三样全占了,搞得好像就是专门针对盖聂似得。
  
      不过这种性格古怪的医生,墨无缺见多了,但凡觉得自己医术高明的,都喜欢立一些古怪的医人条件来烘托自己的逼格。
  
      人生在世,哪能不装逼?
  
      这个道理,诸天万界都是通用的。
  
      不过幸好,这次有墨无缺出手连续干掉两个强敌,盖聂没有出手,所以伤势不是很重,就算没人治,他自己也能慢慢养好伤。
  
      当然,前提是熊孩子天明不要再闯祸,弄得盖聂欲仙欲死,动不动就伤口裂开。
  
      墨无缺和盖聂两人组留在医庄养伤,小大人项少羽等人继续前进,去往了墨家机关城。
  
      “小大叔,你就给我看看嘛,就看一下,我要看你的剑!”闲着没事做,熊孩子天明又缠着墨无缺,要看他大宝剑了。
  
      男人大宝剑,怎么能给小孩子看?
  
      墨无缺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熊孩子天明现在还太小,不适合看大人大宝剑。
  
      “天明!”盖聂背靠在墙角,语气平淡道,“剑是剑客的第二条生命,既然墨先生不愿意,你不要再纠缠。”
  
      “哦~”天明低头一脸失落。
  
      “你姓墨?墨家的墨?”一个胖老头走到墨无缺身边,饶有兴致地问道。
  
      墨无缺捡起偶像包袱,一脸平静道,“我姓曲,曲墨无缺~”
  
      胖老头一愣,心知攀亲戚是没法攀了,“曲墨无缺,很,文雅的一个名字啊,三个字的名还真少见。”
  
      墨无缺淡淡一笑,老子这么喜欢装逼,给自己起三个字的名字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曲墨无缺,原来小大叔的真正名字叫曲墨无缺啊~”熊孩子天明又傻笑开了,也不知道他在笑啥。
  
      锵地一声,墨无缺拔出了大宝剑。
  
      “日出王者!”胖老头看到了墨无缺刻在剑身上的字。
  
      唰地一声,天上飞过的一只鸟被墨无缺砍了下来。
  
      “好厉害的剑术!”胖老头惊叹。
  
      “小子,去烤鸟玩~”墨无缺淡淡地说道。
  
      熊孩子天明吐舌做鬼脸,“才不要!我要烤鸡!”
  
      墨无缺目光一凝,剑斩前方。
  
      唰地一声,一只野山鸡被他砍死了。
  
      当然,这么巧合的事情是不存在的,实际情况是,墨无缺从乾坤戒内取出了一只自家养的山鸡,放倒了对面的草丛里。
  
      当然这种骚操作,只有墨无缺一个人知道,旁人是看不见的。
  
      只有胖老头,惊叹连连,“这等剑术,世所罕见!”
  
      墨无缺微微一笑,逼格满满。
  
      随后无聊的日常就开始了,秦时明月这部剧,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看人慢镜头装逼,实际剧情没多少。
  
      一直到某一天,一只白色的巨鸟出现在医庄的上空。
  
      几枚飞镖从暗处出现,射向墨无缺。
  
      墨无缺随意地侧身避开飞镖。
  
      没有动作,空气的温度却骤然降下,地面弥漫起一层寒霜。
  
      那躲在草丛里射飞镖的人,身体渐渐冻结,直至最后,被一层薄冰覆盖。
  
      生机全无!
  
      “仅凭杀意,就让人直接死亡,好厉害的剑术!”这时盖聂走了出来,身边跟着医庄的主人,端木蓉。
  
      端木蓉深深地看了眼墨无缺,并没有说话。
  
      “秦国的爪牙,竟然伸到了太湖!”盖聂上去检查了一番被冻死在原地的尸体,沉声说道,“我们该走了。”
  
      熊孩子天明这时跑了过来,盖聂上前,在其肩膀上取下一支羽毛。
  
      “白凤凰的鸟语符!”端木蓉惊道。
  
      “这里不能再待下去了!”盖聂说道。
  
      众人当即备好马车,准备撤离这里。
  
      马车一路疾行,后方的森林,飞出一只巨大的白鸟。
  
      与此同时,又有一只通体燃烧火焰的巨鸟飞出!
  
      “那是,火凤!”架马车的盖聂惊呼。
  
      墨无缺微微一笑,“那是我的宠物~”
  
      轻描淡写的语气,道不尽的装逼。
  
      “唳!”两只鸟在天空中激战,浑身冒火的火凤对上白色的巨鸟,优势尽显,没多久,那只白色的巨鸟,就被火凤撕扯成碎片。
  
      “不!!!”森林中,飞出一个人,凄厉怒啸。
  
      然后那个人就把仇恨的目光,看向坐在马车头的墨无缺。
  
      不顾一切地冲了过来,那人轻功很好,一下就追了上来。
  
      但是,却看到墨无缺拔出了大宝剑,那人果断退下,不甘地咬牙,恨恨地瞪了眼墨无缺后,转身就跑。
  
      “垃圾~”墨无缺不屑地说了一声。
  
      盖聂眉头微皱。
  
      装逼,不是这么装的!
  
      显然在装逼之道上,盖聂看到了墨无缺的不足之处。
  
      刚才那种情形,应该抬高对手的身价,而不是贬低对方,使得其无法再烘托自己高大形象。
  
      马车一路向着墨家机关城所在的位置赶去。
  
      在路过一个悬崖的时候,突然,先前那个提着灯笼领路的小萝莉,从马车里钻出吧,手里握着匕首刺向墨无缺。
  
      墨无缺抬起两根手指,夹住匕首。
  
      “月儿!”马车里,响起端木蓉不敢置信的声音,随后说道,“是韩国杀手团的火魅术!”
  
      盖聂匆忙停下马车,前方,突地出现蛇群,一个身段妖娆,衣着暴露的红衣女子款款独步而出。
  
      “这些人是葫芦娃救爷爷吗?怎么一个接一个地出来送死?”墨无缺讶异道,手不知不觉伸进了怀里,掏出一颗精灵球。
  
      但想了想,他又把精灵球收了回去。
  
      现在还不是收服神奇宝贝的时候。
  
      “香克斯!”那红衣女子深深地看了眼墨无缺,跟秦国合作的她知道,前段时间带走火凤的男人,就是眼前这人。
  
      被秦国通缉的要犯,香克斯!
  
      连阴阳家首领,东皇太一也不得不给个面子的男人,香克斯!
  
      墨无缺微微一笑,手放倒了腰间的剑柄上。
  
      红衣女子不敢久留,连火凤都要言听计从的男人,自然不是她可以对付的。
  
      这时一只木头做的巨鸟从上空降落,一行人跳到巨鸟上,是之前的胖老头,骑着大鸟来接人了。
  
      这黑科技是真心绝了,古代没有飞机,但有飞鸟!
  
      “班老头,你来接我们拉!”熊孩子天明上前打招呼。
  
      “抓稳了!”胖老头随口嘱咐一句。
  
      墨无缺这个人,最看不得别人当着自己的面装逼。
  
      他大手一挥,凭空变出一架飞机!
  
      “这,这是?!”所有人惊呆。
  
      “道家有言,须弥纳芥子~”墨无缺淡然一笑。
  
      “道家,你是道家的人?!”胖老头惊呼。
  
      “不,道家并没有这种手段....”盖聂惊疑不定,“至少我所熟知的道家人物里,没有谁会这一招!”
  
      墨无缺淡淡地说道,“这是我的大飞机,要坐飞机的,跟我来,只有一个位置~”
  
      墨无缺跳到飞机上,熊孩子天明最受不了这个,哇哇大叫地也坐上了飞机。
  
      “....”胖老头一阵沉默,“这是什么鸟?飞机?不用煽动翅膀就能飞机来的机关兽?”
  
      墨无缺一脸高深莫测的笑意,关上驾驶舱的玻璃罩,操控着飞机在天空中做了一连串高难度的动作。
  
      看的胖老头一阵心惊肉跳,这机关术,绝了,就算是他们墨家机关术也远远不如!
  
      别说是墨家了,就算是公输家族的机关术也远远不如啊!
  
      “唉~”胖老头长长地叹了口气,“全天下都知道墨家和公输家的机关数,却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唉~”
  
      狂风呼啸,飞机轰鸣声响彻云霄。
  
      :.。手机版网址:m.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