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牧神记 > 第六百四十一章 神轮之威
    秦牧能够施展出天地印法,并非是霸体的作用,而是初祖的一句话,那句你和我一样都是秦氏孤儿,这句话让他感同身受,与初祖的心境共鸣。
  
      他能够体会到开皇时代覆灭,自己作为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秦氏孤儿,想要孤身扛起这天地却深感无力的感觉。
  
      这种感觉是初祖的感觉,也是他的感觉。
  
      不仅如此,初祖想扛起的是开皇时代,不让开皇时代覆灭,而秦牧想要扛起的是而今的天下,是延康时代。
  
      延康现在看起来很是安全,百姓安居乐业,然而秦牧却深知危险在步步逼近,威胁在悄悄降临,太皇天的魔族,延康境内的石像,虚假的天空,遥在西土的上苍……
  
      深知包括现在的赤明余部,都是威胁!
  
      延康时代只不过初初露出端倪,随时可能会灰飞烟灭!
  
      延康,这个刚刚诞生的新时代尚未崛起,便已经风雨飘摇,随时可能天地倾覆,毁于一旦。
  
      正是这种心境,让他可以将初祖的天地印法的威力发挥出来。
  
      印法的威能下,秦牧不仅仅像是一根定海神针,更像是支撑天地稳定的柱子,他心中想要做的,是将未来可能到来的劫难消弭无形,是不让一个个时代覆灭的历史重演!
  
      他虽然有黯然神伤的心境,但却没有初祖人皇身上的那种颓废与颓唐,同样是天地印,他的印法中更藏有一种勃勃奋发,危境降临愈发图强进取的精神!
  
      这是与初祖人皇的不同之处!
  
      也是让初祖人皇转过身来,看到他这一印后不由得怔然的原因。
  
      秦牧一招又一招施展他的天地印,初祖人皇的印法与秦牧从前所见的印法多有不同,他的印法都是双手印法,任何一招都必须要用到双手,一印为天,一印为地。
  
      天印,掌中的掌纹是天上的云气,五指的指纹日月或者五曜星辰。
  
      地印,掌中掌纹是江河山脉,指纹是湖泊大海。
  
      天印震动,云气变化,五曜日月运转,五指迸发出五曜五行或者日月的力量。
  
      地印震动,江河奔流,山脉隆起陷落,每一指都像是蕴藏了一座海洋,威力无穷。
  
      而天崩时,地裂时,威力便更加恐怖,地印中内藏地水风火,天印则是斗转星移撞击大地。
  
      至于印法化作湮灭印法,威力又提升了许多倍,不过那已经是天倾三式中的神通了,轻易不能动用。
  
      过了良久,秦牧收势,他的四周天崩地裂的异象消失。
  
      “你学会了,用的已经很好了。”
  
      初祖人皇露出欣慰的笑容,道:“学以致用,我很期待我的印法在你手中发扬光大。”
  
      秦牧还带着忧郁黯然却又奋发进取的气质,他被天地印影响,进入那种气质一时片刻间难以走出来,需要平复一段时间才能消除天地印带来的影响。
  
      “咦,这印法有古怪!”
  
      秦牧四处打量一番,只见御花园依旧完完整整,没有少一花一木,而他刚才施展天地印法明明威力惊天东地,就算是天空和大地都会被打得崩裂!
  
      他原本以为延丰帝的御花园会被自己的天地印拆得一干二净,没想到御花园却毫发无伤,难道自己刚才感觉到天地印内藏的恐怖力量只是一种幻觉?
  
      “天地印的精神是匡扶天地,为天地立不倒支柱,为百姓立命,又岂会破坏天地?”
  
      初祖人皇道:“这门印法的一切威力,只会落在敌人身上,不会破坏四周。”
  
      秦牧略有些惋惜,道:“初祖,你这印法不够刚猛,我练的时候感觉到宏伟力量,但是连皇帝的菜园子都打不破。”
  
      初祖人皇气结,指着他说不出话来,过了半晌,这才怒道:“我一鼓作气打上赤明镇天楼八百重,你没看到我的印法威力?”
  
      秦牧老老实实的摇头,心虚道:“我只顾着研究造化神轮的符文,没有去看,倒是班公措一直盯着。再说打败赤溪也算不得什么,你的境界比他高多了,打败他是理所当然……”
  
      初祖人皇颓然,垂头丧气道:“我打的不是他,是赤明镇天楼,我若要打他,第一招他便死了。感情八百重楼白打了……”
  
      秦牧连忙道:“初祖不必伤心,你这印法虽然不如我的剑法,但改一改还是很厉害的,保证可以打碎皇帝的菜园子。待会我修改一下,一定八面威风,威猛霸道!”
  
      初祖有气无力的往外走,挥了挥手:“你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我……唉。”
  
      他叹了口气,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走了很远还是不放心秦牧乱改自己的印法,偷偷回头看去,却见秦牧依旧在试验造化符文,心中不由松了口气,还有些失落。
  
      “他没有继续修炼我的印法,难道我的印法这么不堪入目?”
  
      过了几日,朝廷与赤溪谈拢条件,签订盟约,秦牧列出的清单被赤溪否定了几条,但大部分都答应下来,不过要求延丰帝必须在赤明余部的领地开设学宫学院,将延康的道法神通传授给赤明余部。
  
      延丰帝答应下来,在南疆靠近大墟的地方划出一大块领地,让赤明余部可以在那里栖息繁衍。
  
      秦牧吩咐一定要弄到手的那口造化神轮,赤溪也答应下来。
  
      秦牧心花怒放,当即便与赤溪一起赶往南海,将造化神轮拉回京城,唯恐赤溪反悔。
  
      班公措见到赤溪答应了秦牧大半条件,海底神城中许多宝物都交给了延康国,不禁肉疼不已,道:“老师,这是结盟,不是称臣,老师给延丰帝的好处太多了!神兵利器都有数十万!尤其是造化神轮,更是重器中的重器,岂可许给延康?”
  
      赤溪冷笑,道:“这个秦教主就是个乡下小子,没有见过世面。皇帝也没有见过世面!你也是如此。”
  
      班公措不解,道:“请老师赐教。”
  
      “神兵利器,都是赤明时代锻造出来的,当年的天庭是何等富有?区区数十万神兵,还不放在眼里,只不过是天宫中的一座宝库的库存而已。”
  
      赤溪淡然道:“至于造化神轮,这口神轮的确是费了我赤明神朝很大的力气才打造出来,想要再打造一口都不可能,没有了图纸,也没有了那么多的能工巧匠。然而这口神轮始终只是一个解封的钥匙!我赤明神朝的子民都已经解封,留着这口神轮也是无用,反倒割占了一大块领土!赤明神朝在祖地有一块立足之地才是最主要的,可以步步蚕食,扩大领地!学会了延康的道法神通,延康还能抵抗得了我赤明神朝的神魔不成?”
  
      班公措眼睛一亮,抚掌称赞不已。
  
      赤溪微笑道:“站的高度不同,看到的东西便不同。徒儿,你从前站的高度只相当于站在鸡圈上,认为土里刨虫都是好的,然而对于天上的雄鹰来说,土里刨虫只是鸡儿所为。”
  
      班公措拜倒,由衷道:“老师教训的是。可笑秦教主还自以为得计,洋洋自得!”
  
      赤溪笑道:“那是他的眼界见识不高,所以看不到远处。不过延丰帝是延康时代的大帝,没想到也是鼠目寸光,仅此而已,令我不齿。这等帝皇,不配统治这片土地。走,随我去见延丰帝,我有事寻他。”
  
      师徒二人入宫求见,雁知圭慌忙迎来,道:“陛下在御花园,看秦大人试宝。两位请随我来。”
  
      赤溪随着他来到御花园,远远便见巨大的造化神轮耸立在一座假山上,四周有一面面高墙遮挡,严禁外人进入。
  
      待来到其中,却见这里竟有三五尊神祇,应该是文官,与延丰帝等人立在造化神轮的四周,初祖人皇也在其中。
  
      旁边,还有皇后娘娘带着灵毓秀等公主和小皇子,有十几位宫女伺候着。
  
      至于造化神轮中,秦牧取出一大堆运算灵兵,组成一个巨型的运算工具,不断演算,不知在捣鼓什么。
  
      “陛下。”
  
      赤溪上前见礼,道:“既然已经结盟,那么我便要离开延康,去见神子。这次是外臣与陛下签订盟约,但神子那边还需要知会一声,还请陛下派出使臣,前往赤明悬空界,去见神子。”
  
      “这是应该的。”
  
      延丰帝笑道:“等到秦爱卿试验过造化神轮,朕会派几位使者与赤溪道友一起前往悬空界。赤溪道友稍后片刻。”
  
      赤溪称是,含笑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秦牧在轮中运算。
  
      班公措露出笑容,悠然自得,心道:“听闻延丰帝是个昏庸无道的家伙,动不动便要杀头,待会延丰帝发现用很大代价得来的造化神轮没用,一定会砍了这厮的脑袋!”
  
      造化神轮中,秦牧演算良久,突然收了运算灵兵,笑道:“有十足把握了!”
  
      赤溪笑道:“秦小友,你若是想催动我赤明时代的神轮,不防请教我,我可以传授给你。”
  
      秦牧摇头,尝试点亮神轮上的启动符文,摇头道:“你不懂。请教你也没用。”
  
      赤溪丝毫不生气,笑道:“启动符文不是那个,秦小友,你算错了。”
  
      “没错。”
  
      秦牧漂浮在轮中,只见造化神轮上一个个符文相继亮起,符文如同流水不断变化,接着大轮套小轮,一道道神轮不断旋转,与赤溪催动时不同,这些神轮竟然是在逆转!
  
      嗡嗡嗡!
  
      造化神轮旋转速度越来越快,一道道符文光芒映照四面八方,飞速照耀在这个大院子中的所有人身上!
  
      突然,噼里啪啦的声音传来,赤溪急忙看去,只见延丰帝等人的肉身在飞速变化,延丰帝威武不凡,但是此刻竟然长出了一个鱼脑袋!
  
      而延丰帝旁边的神祇,有的脑袋变成了树冠,有的脑袋变成了水母,连皇后娘娘也变成了一头巨大的海兽!
  
      赤溪错愕,急忙看向班公措,班公措已经趴在地上,变成了一只大海蛇,正在蠕动身子!
  
      赤溪急忙摸了摸自己的头,惊叫一声,自己的脑袋也变成了三只巨大的鱼头!
  
      不仅如此,他的元神也跟着变化,自己从前几十万年苦修而来的法力,全然无法动用!
  
      赤溪惊慌失措,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双腿便成了鱼尾,在场众人除了神轮中央的秦牧之外,便只有初祖没有被造化神轮同化,但肉身也在嘭嘭的变化,时而长出鱼鳞,时而长出鱼鳃!
  
      显然,这口造化神轮即便是初祖人皇也难以完全挡住其威能!
  
      这并非是能够给其他人造成莫大伤害的神通,而是一种奇异的造化之力,初祖人皇是因为也学过造化之术,所以能够抵挡。
  
      “糟了!”
  
      赤溪突然醒悟过来:“难怪姓秦这厮一定要造化神轮!这厮看上了我的斩神玄刀时,我便应该知道这混蛋的眼光像是经年老贼一般老道!”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