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扫明 > 第六百一十六章:一统天下的雄厚实力
双方对峙,势均力敌,大战一触щww..lā
  
  看着对方前压并且命令炮营还击,率先动手的王争自然是想到这一层,淡淡道:
  
  “各部待命,不得轻举妄动,黄阳,你带着玄武营迂回到火器营前面,保证后方军械粮草的安全!”
  
  “传朕的旨意,让任胡抽出三成的火炮,别的不用打,对准张献忠的炮营往死了轰,还有,任汉立即带着鸟铳队开始射击,好酒好菜的招待着这些大西的贼子们!”
  
  王争命令下达,传令的龙骑兵立即分出两人朝左右飞奔而去,没多久的功夫,三个方阵开始离开中军,向火器营的方向移动。
  
  “鸟铳队,预备——”
  
  任汉一直在留意对方的动向,回头看见一身金色甲胄的龙骑朝自己这边跑来,当时就明白该自己上阵的时候到了,便是让鸟铳队准备好。
  
  明确旨意后,任汉立即命令两千余人的鸟铳手来到阵前。
  
  这些鸟铳手分成三列,摆着整齐的三段击阵型,将手中鸟铳端平,黑洞洞的铳口面向对面山峦上冲过来那些密密麻麻的流贼。
  
  许多大西军兵将没有注意到的是,这些禁军火器营的鸟铳手准备工作明显和以往遇到的任何一支官军火器兵都不一样。
  
  他们手中的鸟铳上没有引线,也没有用手紧紧按着龙头,原本那繁杂的准备工作变得异常简单,大部分大西兵士只是向前冲了三五步的功夫,齐军鸟铳手蓦地就是一阵齐射。
  
  “砰砰砰——”
  
  阵前的白烟刚刚消散,震耳欲聋的声响还在耳边回荡,对面那些大西军兵士们立时倒下一大片,并且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下一轮齐射居然又到了。
  
  “砰砰砰——”
  
  三段击这种轮番齐射许多人都听说过,但齐军手中的到底是什么,就算是前明官军手中都没有发射如此之快的火器,是对方鸟铳手动作快到他们看不清,还是他们根本不需要任何准备工作?
  
  事实上,上次从毕懋康两位少师家中找出来的箱子中,除了有几大篇的人名以外,还要有数不清的火器图纸,其中一样,就是遂发火铳的改进方法。
  
  王争首先派谍报司将名单上的人一一找来,打算全部录用到火器局中。
  
  要是愿意的自然一切好说,待遇极好,遇到那些老顽固就是不愿意的,王争也发过话,就算生拉硬拽,在肩上扛着也要带过来。
  
  过来之后,大部分的人都会屈服于王争的淫威之下,但事事总有以外,有些老顽固端的不惧权不怕死,甚至觉得大齐是反贼,硬是不跟你合作。
  
  对于这个,王争的处置方法也很简单,就是派人把他们的家人“请”到北京,威逼利诱样样都试,反正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逼迫这些人为自己做事。
  
  不管心肝情愿,还是不情不愿,有那个才能不给朕做事,留着你干什么?
  
  所以现在齐军火器营中的鸟铳,已经淘汰掉了前明的火绳枪,开始普及推广毕懋康研究出来的遂发火铳,并且在杰姆等一些西洋传教士的协助下,对已有的遂发枪不断的加以改进。
  
  王争个人对此非常期待,甚至想自己造出一种崭新的遂发火枪,连名字都叫好了,就叫‘步枪’。
  
  以往用火绳点火,有很多缺点,遇到风雨的天气,火门里的火药不是被风吹走,就是被雨打湿,以致不能发射,甚至就连齐军这等号令严明的队伍,都时常有未曾瞄准好就过早误放的情况发生。
  
  火绳枪被环境制约的因素太多,王争一直都在寻求改进,只是苦于没有人才。
  
  毕懋康图册上记载的是撞击式燧发枪,王争拿到之后,如获至宝,立即命人研究仿造,经过校场检验无误后列装全军。
  
  这种撞击式遂发枪的原理是扣板机龙头下压,因弹簧的作用与火石磨擦发火,这样不但节省了原本火绳枪装卸繁杂的步骤,而且克服了风雨对射击造成的困难。
  
  齐军的遂发火枪不须用手紧按龙头,使瞄准较为准确,原本复杂的准备工作变成了端枪瞄准,随时都可发射。
  
  这种新式燧发枪配有火石自动打火装置,不怕风雨并不须事先火绳点火,发射速度与精确度大为提升,配合西方的三段击战术,几乎能达到连续不间断的轮番齐射。
  
  大西军的队伍现在遭受齐军遂发火器的不间断攻击,骚动一直都没有停下来,看着几百步外整齐列队的齐军大军,各个都是感到前所未有的压迫。
  
  每个方阵前面三排的兵士,全都是顶着重甲,就连脸上都戴了面罩,一手提着朴刀,一手拿着大盾,是全军最强壮的战士。
  
  这重甲和八旗军的甲胄还不一样,本来大齐的匠户们觉得八旗军防护力强悍,想要直接取用关外清虏的重甲。
  
  但经过短时间的列装后,发现就连最强壮的兵士穿戴时间久了都不堪重负,所以只能被迫放弃,重新研制了一种中规中矩的重甲,取名‘齐武甲’。
  
  这所谓的齐武甲,就是大齐兵械局批量生产出来的重甲,用于和对方正面冲锋保护战士身体,浑身上下都泛着独特的光泽,远远望去是壮观无比。
  
  冲在前面的也都是大西中的老兵,自然知道预备这样一套从头到脚的盔甲有多么困难,他们跟着八大王走南闯北,到如今好些的不过也才是穿着一整套的前明官军铁甲而已。
  
  就这个,在大西中已经非常稀有,许多人穿戴着都不愿意脱下来,每日都在不断的到处炫耀。
  
  再回头看看,和对方一比,自己这身就显得太过寒酸。
  
  就算是大西军中的一些军官,身上的盔甲和装备怕还不如齐军冲锋陷阵的普通兵士,更何况后面还有许多披着全身罩甲的斧枪兵。
  
  齐军兵士们就那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给对方造成的压迫也是无可比拟,这种心理上的压迫最为恐怖,加上对方那占据绝对优势的火器,许多大西的兵卒们已经趋于崩溃。
  
  兵士们身上都是精光闪闪的全套盔甲,手里的刀枪泛着寒光,举手投足之间,无不显示着大齐对张献忠这所谓大西全方面的碾压,象征着一个大齐帝国崛起的雄厚实力。
  
  几名身穿黄色甲胄的骑兵跑过前阵,似乎嘴里在喊着什么,但大西军的兵卒们听不清,他们只知道,对方寂静许久的军阵忽然动作起来。
  
  齐军位于最前面十几个方阵在压阵军官的带领下高喊大齐必胜,迈着整齐的步伐,轰隆隆朝大西军压迫过去。
博聚网